9月8日,《小小的愿望》在北京等地举办线下活动之际,彭昱畅工作室官方微博发布了严正声明,称该片制片方违反合约,“模糊演员排序,损害了彭昱畅作为领衔主演的署名权,且经反复沟通片方至今仍然拒绝更正”,因此“已函告片方解除合约”,但出于对影片全部演职人员、各参与方及观众的尊重,彭昱畅依然会自费出席片方安排的宣传与路演活动。

 

《小小的愿望》的故事围绕着彭昱畅饰演的角色展开,在此前的宣传活动中,彭昱畅的名字也一直排在首位,因此观众都默认彭昱畅是一番。但首映后有观众发现,影片上的一番变成王大陆。彭昱畅方由此维权。


《小小的愿望》陆续推出的海报上,彭昱畅都处在中间位置。



9月9日上午,片方通过电影官微发表致歉声明,称彭昱畅、王大陆和魏大勋同为电影《小小的愿望》的领衔主演,制片部门与彭昱畅和王大陆签的合约列名均为“男一”,“系我司工作重大过错”,因此向两人及其经纪公司和广大粉丝道歉,并积极主动与彭昱畅和王大陆及其双方经纪公司进行妥善协商。随后,王大陆工作室官微也发布了声明,称王大陆受邀出演片中“男一号”,并未“压番其他艺人”。但片方的道歉声明并未说服彭昱畅方,仅几分钟后,工作室官微表明正式函告制片方解除演出合同。

 

捋清事件经过,存在两种可能。一种是,片方炒作,演员配合。毕竟轮番发声明,轮番上热搜,电影的关注度高了不少。但这种可能性较小,因为类似炒作是典型的“炒糊”了。电影的关注度虽高,电影负面评价却增多,王大陆的负面评价也增多,豆瓣等平台已经有不少人怒打一星,也有人因此拒看电影。一部讲述友谊的电影,电影外却在撕番位,太违和了。


《小小的愿望》剧照。 


另外一种可能,就是现在事件呈现出来的样貌。风波的导火索在于片方的不规范操作,缺乏契约精神,在与演员签合同时,给两位演员都许诺“男一号”。等到电影上映时就露馅了。彭昱畅工作室按合约办事,公开解约,于法于理都说得过去。因此,从舆论反应看,大多数网友都站彭昱畅。

 

片方因小失大,让这部喜剧电影的前景蒙尘,太不应该。彭昱畅的做法,是合理维权。不过,我们也想多问一句:番位真的那么重要吗?

 

番位,其实是舶来品,它最早起源于日本的娱乐文化,指涉的是演员出现在宣传物和影视剧演员表中的排位次序,而一番,则是这部作品中最具实力和影响力的演员。日本拍摄影视剧,常常是确定好一番是谁之后,再围绕一番进行选角。国内很多人认为,一部影视剧肯定是男女主角是一番,但日本影视圈并不尽然,一番只有一位,且不一定是戏份最多的男女主演,而是最有实力的那位演员。如果作品成功了,会被视为一番的功劳,参加评选也是一番(哪怕戏份不那么多)竞选主角奖,其他演员(哪怕戏份再多)只能竞选配角奖。

 

同样的,如果作品失利了,也需要由一番承担主要责任。像去年石原里美担任一番的《高岭之花》收视失利,石原里美公开致歉,称责任在她。


《高岭之花》剧照。

 

不过,很多文化进入国内娱乐圈总是变了样,番位亦是如此。国内影视圈的一番,指涉的就是“第一主演”,享受片头、物料、宣传等排第一的权利,海报、公开合影等也站C位。只是,我们的一番常常是充分享受了权利,却没有日本一番承担责任的义务和意识。作品失利了,粉丝带头把责任撇得干干净净。

 

久而久之,番位在国内影视圈就只是“头衔”一般的存在。一开始演员签合同并没有番位意识,慢慢地,演员也计较了起来,是否一番都会在合同里备注。若没有备注清楚,一番归属就成了粉丝们撕扯的重要阵地,常常是闹得鸡飞狗跳、不可开交。

 

不说远的,最近就发生了好几起撕番位的新闻。比如鹿晗粉丝、吴磊粉丝为《穿越火线》谁是一番开撕;马天宇粉丝、杨紫粉丝为《我的莫格利男友》谁是一番开撕;李沁粉丝、孟美岐粉丝为谁是《诛仙》女一号开撕……甚至片方在官博宣传@时都得小心翼翼,一不小心粉丝就群起而上。

 

现实一再告诉我们:一部影视剧演员的番位,与作品最终能否成功,演员能否被观众记住,一丁点关系也没有。很多观众压根不会注意到底谁排第一谁排第二,观众关心的只是作品质量怎么样,表演水平如何。如果作品扑街,一番也没人在意,反倒可能是群嘲对象;如果作品上乘,表演出彩,哪怕是配角,最终也能出圈。
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的小乙。

 

比如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,有一个叫小乙的角色,全剧出场仅几分钟,但角色的饱满、表演的投入,让观众记住了演员的脸。再比如《小欢喜》中的几个小演员,番位都排在成人演员之后,观众依旧印象深刻;而陶虹、沙溢、王砚辉、咏梅也不是所谓的“一番”,丝毫不影响他们光彩夺目。


如果片方借番位炒作,那么是“捡了芝麻,丢了西瓜”,既损害了电影的风评,也伤害了演员的形象;如果是片方提供的合同里对演员番位有明确规定,那么就该按合同办事,我们也尊重演员合理维权。但饭圈一而再再而三的番位之争,也着实令人疲倦了,还是得善意提醒一句:番位与演员是否让人记住无关,演技才是关键;与其争夺番位,不如努力“抢戏”。

 

□从易(娱评人)

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 校对 危卓